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又是一天的工作勞累,在慘淡的夕陽餘暉扯墜下,從大山豁蜆過來,沿著深溝,重重地拴在腳跟後面,拉得悠長悠長。感覺著從大山背後過來的土旋,漸漸地近了,從身後穿過胸膛,在前面打著轉兒遠去,瞬間把寂寞裸露膨脹。大風捲著土霧,拽起衣衫,把頭髮肆意揉搓,不屈的靈魂,在前面豎起了一堵倔強。 前面的小土路像一塊磁石,拉著腳跟慢悠悠向前著,拐過崖邊後,突然橫檔在深溝前面的深崖,瞬間心中顫慄。不由轉過身,一片爛熳的杏樹林,被眼前上去的土旋消退了浪漫。童年的夢魘跌倒在前面的深淵裡,使勁地爬,使勁地吶喊,怎麼也墜不住對面山坡上像杏花一樣的希望,終於被擠壓揉碎。 工作的勞累,身心的疲憊,終於重重的壓在腳面上,怎麼的掙扎,還是不能動彈,只能是原地打著圈兒。小時候傳說裡的“迷糊子鬼魂”在意識裡流淌,在遠處的旋風裡流浪。遠處隱約一聲狗吠,才將我從寂寞驚愕裡墜回。短暫的休息後,才不得不向鄉政府走回去。 神奇的大手,扯開夜幕,撒向山溝,覆蓋了本來很渺小的村莊,只留下了灰暗的天空。沿山刮斷了輸電線路的大風,在耳邊怒吼,隨後在遠處的深谷裡迴盪。本來是荒涼的地方,在沒有電的時候,更顯得寂靜荒涼。這時候我的心靈,膨脹著寂寞,寂寞裡是一陣陣的迷茫惆悵,膨脹的惆悵迷茫裡是默默的眼淚在流淌。 不由自己的回到鄉政府,沒有電的院子裡一片漆黑。本來是更苦的幹部們,沒有電的晚上更受罪。早早的和衣爬進被窩,在沒有生火爐的屋子裡,還是冷得無法入睡,因為冬天的氣息,仍沒有完全的退去。這時候的我,和鄉幹部一樣,只能推門進屋。藉著手機亮光,和衣睡下,捂不熱的被窩,是一股股的涼氣。 睜大眼睛瞅著看不見白色的屋頂,伸手摸摸眼前的夜幕,不由得墜回來城市裡的霓虹燈,娛樂城的歌聲,露天銷魂的舞曲,夜市裡的小吃攤…回味著遠在城市裡的牽掛和思念,於是手機一遍遍壓上對方的電話,又一遍遍的趕緊消掉,大半輩子的一路走來,丟失了很多,原因是為找回良知的東西。 無法入眠的我,又推門出去,伸手不見五指。真的不願在寂寞裡爆發,甘願在寂寞裡沉默。人生苦短,生命終究要走向寂寞,不如早早的融入寂寞。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今天2011年3月13日,我們還有6天就9個月了! 我還記得:潮起潮落時,2010年6月19日,我們開始相愛了! 我知道內時候我只是個替補的,只是豬想忘記一個人罷了! 可是現在我知道了,你愛我了! 我是豬的唯一,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才真正愛上我的, 我只知道我愛他好久了! 只是不瞭解,為什麼我一直沒有勇氣對他說一句:我愛你! 是一隻在認為自己不配麼? 不配做他的新娘,還是怎麼呢?現在我知道了,他很愛我! 我佔據了他的所有,從心到身體,從身體到靈魂,全部都是我的, 一生中只有一個的! 就快9個月了,在一起9個月了,可是我愛了卻不只是9個月! 我愛他,不是非要佔據他, 如果有一天,他不愛我了,我依然愛他, 但是我會放開他! 潮起,潮落! 我們相愛吧! 習慣有你在身邊,習慣被你疼愛,被你照顧! 習慣有你的日子! 我愛你!宋雲鵬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市場百業蕭條,   熊羆轉產賣帽。   布帽、皮帽、草帽,   還是烏紗行銷。   店子開進深巷,   買賣反而火爆;   熱鬧有聲不喧,   你要、我要、他要。   「一人只售一頂,   本貨不便多銷。」   店伙壓低嗓門:   宜買不宜傳告。   闊少選頂大號,   手闊一色新鈔:   「帽大、官大、權大,   羊身自長羊毛。」   七品嫌帽偏小,   夥計投其所好:   「挑頂五品試試,   赴任即成富豪。」   帽子瞬時一空,   小二口頭廣告:   「帽子緊俏缺貨,   欲購明日請早。   」買主紛紛離場,   熊羆露面帶笑:   「買者好自為之,   勿丟烏紗感冒。」

| 7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今天2011年3月13日,我們還有6天就9個月了! 我還記得:潮起潮落時,2010年6月19日,我們開始相愛了! 我知道內時候我只是個替補的,只是豬想忘記一個人罷了! 可是現在我知道了,你愛我了! 我是豬的唯一,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才真正愛上我的, 我只知道我愛他好久了! 只是不瞭解,為什麼我一直沒有勇氣對他說一句:我愛你! 是一隻在認為自己不配麼? 不配做他的新娘,還是怎麼呢?現在我知道了,他很愛我! 我佔據了他的所有,從心到身體,從身體到靈魂,全部都是我的, 一生中只有一個的! 就快9個月了,在一起9個月了,可是我愛了卻不只是9個月! 我愛他,不是非要佔據他, 如果有一天,他不愛我了,我依然愛他, 但是我會放開他! 潮起,潮落! 我們相愛吧! 習慣有你在身邊,習慣被你疼愛,被你照顧! 習慣有你的日子! 我愛你!宋雲鵬

| 1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頭頂上旋轉著, 夏天永遠不變的主題。 窗外, 一棵高大濃密的榕樹, 那裡, 有我許久的渴望, 久違的蔭蔽。 偶爾, 有匆匆的行人, 辨不清衣服的顏色。 曾經彎彎的擱淺在我心上的小船, 已漸漸腐朽, 留下辨不清面目的殘骸。 昔日的明媚, 也帶上了絲絲汗水苦澀的味道。 千門萬戶的世界, 我知道, 藍天是懂我的, 要不它怎會不捨晝夜的為我而深藍。 蟋蟀是懂我的, 要不它怎會整夜整夜的為我而鳴叫, 無休無止,從不停息。 那麼,我又如何實現不敗的神話。 雖然狗尾巴草從不嫉妒花兒的嬌美, 但願, 當桃花開滿彼岸, 絢爛的紅霞染紅遼闊的天際, 我能將翅膀插上藍天, 上演一次美麗的童話。 ------------苦夏

| 7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主啊!我殺了人! 看那尚閃著黑光的寶劍 一滴滴鮮血麥穗兒般淌下 主啊!我殺了人! 請告訴我是怎麼了 這世界不再想容我 主啊!我殺了人! 無論白天與黑夜 死屍還在我眼前晃著 主啊!我殺了人! 劍柄上仍散這謝腥臭 我卻忘記自己是什麼 主啊!我殺了人! 路旁的墓草隨風撩拂 天邊的雲彩懶懶睡著 主啊!我殺了人! 如果有人要提起我 就叫他忘了那個人 主啊!我殺了人! 主啊!我殺了自己!~

| 2 May, 2012 | 一般 | (5 Reads)
那天突然接到老同學的電話,說國慶節準備搞個同學聚會,想一想一晃這麼多年了,是應該見個面了。聽說他請人來拍照片,於是叫他退了,我來掌鏡。眼看著日子接近,突然有些猶豫了,是去還是不去呢? 那天午後,太陽出來,於是準備好相機開始出發,走前還去通知另一個同學,可是他家人生病不能前往叫我轉告。晚了幾分鐘,進了學校,發現不遠處有一二十人在聊天,甚至有人叫出了我的名字。首先看到的是班主任,於是走上前握了手。之後同學們都一一打了招呼。拉著女同學拍美人照,叫上幾個好友去老學校轉了轉,突然發現那樣陌生,這裡曾經是我們的高中校園嗎?帶著疑問,直到找到那兩棵梧桐樹。記得就是這兩棵樹,種在了語言教師家的門口,那時我們教室在二樓,趴在課桌上,一抬頭就能看到這兩棵梧桐樹。沒帶三腳架,拍集體大合影成了問題,因為我要拍照,所以獨少了我一個,請了別人來拍,效果總是不好。 合影結束就直奔飯店,飯店橫匾上已出了字幕:歡迎五中高三2班首屆老同學聚會在本店舉辦。簽到之後,繳了會費。我蹲在那裡,拍老同學們簽名的瞬間。還有幾個同學在路上,之後人到齊,主持人周同學宣佈開宴,並請班主任說了話。之後一桌比一桌熱鬧,或敬酒或乾杯。 歡笑聲中,突然發現我們都回來了,我們都回到了青春年代,那一幅幅面孔分明還是十八歲的年紀。原本女同學就不多,還有些聯繫不到,所以三桌男生卻一桌女生。可男生就喜歡轉到女生這一桌來,放下筷子,我又拿起相機開始拍起來。之後男男女女開始合影留念。出了飯店直接去了KTV,大家一起唱歌跳舞起來,甚至得意到忘形,我想也只有在老同學面前才可以這樣放鬆。我唱了幾首歌,發現早有幾個喝多了,口齒明顯不清楚了。這邊剛結束,又被老同學拉著去宵夜,雖然還想多聊會兒,可是明天還要上班,只得告辭。 原本以為自己記性很好,卻也有叫不上名字的同學,原來以為見了面都會相識,卻也發現有些同學若是迎面碰見,還真不相認呢,“你一點都沒有變!”想一想,怎麼可能呢?沒變的可能是自己的堅持吧。想一想同學中可能就我還是一個人,心情很複雜。和當年相比,我又特別起來,如今又會讓很多人沒想到吧。 如果老學校只剩下了兩棵梧桐樹,那我們之間還留有什麼在心底呢? 文章來源: |OnlineJournalism.com | 茶色姍姍之行攝世界 |阿仁的BLOG | 睫毛彎彎的BLOG |Olympics blog | 藺瑤的BLOG |孫紹振的BLOG | 東風臨夜冷於秋 |文竹的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那天突然接到老同學的電話,說國慶節準備搞個同學聚會,想一想一晃這麼多年了,是應該見個面了。聽說他請人來拍照片,於是叫他退了,我來掌鏡。眼看著日子接近,突然有些猶豫了,是去還是不去呢? 那天午後,太陽出來,於是準備好相機開始出發,走前還去通知另一個同學,可是他家人生病不能前往叫我轉告。晚了幾分鐘,進了學校,發現不遠處有一二十人在聊天,甚至有人叫出了我的名字。首先看到的是班主任,於是走上前握了手。之後同學們都一一打了招呼。拉著女同學拍美人照,叫上幾個好友去老學校轉了轉,突然發現那樣陌生,這裡曾經是我們的高中校園嗎?帶著疑問,直到找到那兩棵梧桐樹。記得就是這兩棵樹,種在了語言教師家的門口,那時我們教室在二樓,趴在課桌上,一抬頭就能看到這兩棵梧桐樹。沒帶三腳架,拍集體大合影成了問題,因為我要拍照,所以獨少了我一個,請了別人來拍,效果總是不好。 合影結束就直奔飯店,飯店橫匾上已出了字幕:歡迎五中高三2班首屆老同學聚會在本店舉辦。簽到之後,繳了會費。我蹲在那裡,拍老同學們簽名的瞬間。還有幾個同學在路上,之後人到齊,主持人周同學宣佈開宴,並請班主任說了話。之後一桌比一桌熱鬧,或敬酒或乾杯。 歡笑聲中,突然發現我們都回來了,我們都回到了青春年代,那一幅幅面孔分明還是十八歲的年紀。原本女同學就不多,還有些聯繫不到,所以三桌男生卻一桌女生。可男生就喜歡轉到女生這一桌來,放下筷子,我又拿起相機開始拍起來。之後男男女女開始合影留念。出了飯店直接去了KTV,大家一起唱歌跳舞起來,甚至得意到忘形,我想也只有在老同學面前才可以這樣放鬆。我唱了幾首歌,發現早有幾個喝多了,口齒明顯不清楚了。這邊剛結束,又被老同學拉著去宵夜,雖然還想多聊會兒,可是明天還要上班,只得告辭。 原本以為自己記性很好,卻也有叫不上名字的同學,原來以為見了面都會相識,卻也發現有些同學若是迎面碰見,還真不相認呢,“你一點都沒有變!”想一想,怎麼可能呢?沒變的可能是自己的堅持吧。想一想同學中可能就我還是一個人,心情很複雜。和當年相比,我又特別起來,如今又會讓很多人沒想到吧。 如果老學校只剩下了兩棵梧桐樹,那我們之間還留有什麼在心底呢? 文章來源:紅黃藍-多彩人生第一步 |『海衣蒼朵十』新浪部落格 | 貓咪 你長大了嗎? |安徽省黃梅戲劇院 | 閻延文的BLOG |越減越肥的考拉 | 春樹 |暗黑閣--大地洶湧出我的天 | 鄉村童年往事 |月弧遐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風雨清清,落在山野,潤出盈盈的小草,灰塵退卻,光澤色色。 遊蕩在這裡,呼吸著清涼的空氣,潮濕漫步在我的全身,彷彿埋在心塵裡的思緒似乎被清洗掉了許多,想舒展已久的心扉開始漫漫伸展開來,像這空蕩蕩的山野漸漸地灑滿溫和的陽光,枯燥的情緒開始悄悄地濕潤,情不自禁的溫情散落在零星聚集的綠野間。 有多少心神在這裡凝聚,又有多少心神在這裡散去。 一歲一枯榮,一歲一心然。 往事隨波,逐星追月,有多少盲從,又有多少依然依始,自己早已經沒有了刻意和雕琢的痕跡,孑然於一身的自我感覺,悠然模仿一縷煙霧,空來空去的清閒飄飄遊來,飄飄有趣。 這一片突如其來的綠色,映入我的眼簾絕非無因,能在不期而遇的節氣裡浮現,這是怎樣的約定,又是怎樣的不謀而合,在悄悄無聲中輪迴著自然自知,而不是在履行特定的誓言,誓言又是多麼可怕的一種潛意識的憂鬱與不確定的結合,扭曲了多少剛剛萌發了的美好心態。 我又在多情,獨自多情,我又在自戀,獨自自戀起來,我又在自憐,獨自自憐起來,忘記了那些嘲笑的目光與超前的迷失和不遜色的渺然的追逐。 如果有一天誓言被廢棄,那麼心靈將像著自然一樣豁朗,成為一種自覺而來又自覺而成為不約而同的習慣,那是多麼美好的自然生態。 茫茫春色,剛剛蠕動,我卻這樣的來品味你,該有多麼的不自在。 想被理解,要先懂得理解,有一顆自然的心態,才能做到真實的自我,才能得到應該得到的獲得和贈予,才能歸位自然的取捨。不能為了獲得滿足和發洩而為自然的情緒帶來麻煩和困惑。 也許我來的巧合,正是春雨爛漫的初融,一片片掙著接融的感受悄悄地融入了我的心結,被擁抱的感覺就像打開了自己的心扉,乞求自然的理解與包容,乞求在你枯萎的秋天時我的不辭而別。 每一個嫩芽和將要掙脫的芽孢填滿每一根樹枝,那連成片的樹木讓我的情愫怎樣來嫁接它們,像少女的頭髮充滿生機,像嬰兒的啼哭那樣有力,這種感覺向溢漾在我心中的悲泣,冉冉將要鼓出。 那麼多個春天,我也來過,那麼多個秋時我也來過,同樣的模樣,同樣的一片郊野,為什麼沒有這樣的感觸,沒有這樣激動,沒有這樣的境界,那時的時光是怎樣的匆匆與懶惰,難道是我的忽略,還是我的心情所致,我乞求你的諒解,乞求我的匆匆而來,又匆匆的不辭而別。 文章來源:風雨同舟周傳新的部落格 |湯素蘭的童心世界 | 楊力虹的身心靈整合家園 |那年夏天 | 安琥的那片海 |北京·心心大院·情景劇團 | Anton La Guardia |退思堂 | Eric Umansky |按摩中國 ◆ 關注亞健康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項目簡介和規則   三級跳是由兩部分組成即一段長距離的助跑和盡可能遠得向著陸區域的跳躍。在三級跳中運動員從起跳線起要三步入坑,就像它的名字一樣。這意味著他們必須首先踏下最終將起跳的腳,而後大跨步換腳,最後躍入坑內。在這項運動中,只有運動員最好的那次成績被記錄下來。三輪過後,前8名進入最中三輪的角逐。接著他們按前三輪排名的相反順序出場比賽。   平局   任何平局都由比較次好成績決出勝負。如果還不能解決問題,就比較第三好的成績,以此類推。如果還是平局,就是並列冠軍,除非金牌不夠發。如果不能並列,那麼運動員就繼續比賽直到分出勝負。   測量尺度   跳遠距離的測量是從起跳線遠端量起到跳遠運動員在沙坑中留下的最近痕跡為止。如果出現非整數的情況,則長度數值應四捨五入到最接近的厘米數。   犯規   如果運動員踏過了跑道盡頭的起跳線,或者碰到了沙坑最近標記後面的坑外場地就構成了犯規。後一種情況常常發生在運動員想伸出手支撐身體以維持平衡的時候。   風速助力   三級跳的成績在順風風速超過7.2公里/秒的時候不能承認為新的世界紀錄。   其他的規則   如果運動員在跳躍時遇到障礙,裁判員可以判妨礙並給與第二次試跳機會。運動員在比賽期間可以離開賽區,但必須經過裁判的批准並由裁判陪同離開。比賽進行過程中運動員不能接受幫助。除非是經過指定的醫務人員進行身體檢查或者與不在比賽區裡的個人進行交談或其他通訊聯絡。裁判可以因運動員超過比賽時間限制而不按規定跳躍判罰試跳無效。如果在時間用盡前已經起跑則成績算數。   競賽場地   三級跳的助跑至少40米長。犯規線是20厘米寬的起跳板的遠端線,跳遠運動員落到長方形的柔軟、潮濕的沙坑裡。在三級跳比賽中,男子比賽的沙坑離起跳板13米遠,女子比賽則是11米遠。起跳板遠端有一道粘土製作的犯規線以辨別運動員是否在起跳時犯規。   技巧:   三級跳遠的成績也是取決於助跑時所獲得的水平速度和起跳產生的垂直速度,同時還與每一個動作完成的質量,維持身體平衡的能力和三跳的比例有關。由於從助跑中獲得的水平速度在三跳的過程中不斷降低,所以如何減少水平速度的損失而又獲得合理的垂直速度,是三級跳遠技術中要解決的主要問題。   一般地說,三級跳遠的騰起角為:單腳跳時十六到十八度,跨步跳時十二到十五度,跳躍時十六到二十度。三跳的長度比例是單腳跳最長,跨步跳最短,跳躍次長。   立定三級跳練習方法   1.單腳跳   採用記時或計步的方法,練習中強調快、高、遠.   2.蛙跳   在平地或坡地進行,練習時強調動作的連貫性.   3.收腹跳   在沙坑內練習,跳時大腿盡量貼近胸部.   4.跳深練習   立於高50厘米左右的台階處,單腳瞪上,輪換腿跳,130次/分鐘.要求動作協調,蹬地有力,盡量想上跳.   5.多級跨步跳   練習時要求手與腳協調.   6.規定遠度練習   在練習時,根據學生的實際情況標識每一跳的標誌線.要求每次練習都盡力達到.   7.規定高度練習   為了使學生在練習時最後一跳有高度,在沙坑上方設置一條限低繩,高度約40厘米左右.要求學生每一次練習都必須越過繩子.

Next